木青南

闲人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Chocolate and Milk(二)

       和先前无数次一样的难堪。
  秋枫并不是个生来就对人冷淡的人,她也曾想通过自己友善的一面来交朋友。但她有个不太严重却很麻烦的缺点,对陌生人说话总是会词不达意。
  明明想帮助他人,说出来的话却硬邦邦犹如嘲讽。不是真正理解她的人,或许真的很难从她那冰冷的只言片语中发现其滚烫的内心。这也是她不愿与陌生人交流,很少有朋友的原因。
  这个外国女孩的运气到不错,用秋枫不会的语言化解了尴尬的难题。想到这,蹲在地上的秋枫无声得笑了笑。
  “那个,谢谢你帮忙,你应该是新入学的小学妹吧?”秋枫惊愕地抬起头,撞进了一双满含温柔笑意的眼眸。
  女孩轻轻接过秋枫手中的纸。
  “你......”又来了,又要和陌生人用熟悉的语言交流,秋枫希望自己这次能成功,在她面前。
  “不好意思,只能仓促地和你道谢了,因为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再见了小学妹,希望我们以后还会遇见!”秋枫的思绪再次被打乱,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女孩急匆匆地跑下楼梯。女孩的双脚踏上一楼地板后,她立刻又扭回头,对着楞在原地的秋枫奋力地挥了挥手。
  秋枫这时候才发现,这个女孩并没有一头耀眼金发,只是普通的棕黄色被太阳所照射的缘故。不过,仍然挺好看的嘛,她这样想着。
   
  
  来到班里,班主任进行了简短的介绍,就让学生们排着队前往学校报告厅举行入学仪式。
  秋枫在一路上并没有发现任希冀,否则倒还可以偷偷混进他的班里,以和他打嘴炮来打发之后无聊的时间。实际上,是她自己错过了任希冀而已,因为比起找自己的损友,秋枫更专注于在人群中找到那一抹棕黄色。而当听说高二高三学生并没有来参加入学仪式时,秋枫才放弃了寻找,心头涌上了一股莫名的失落感 。
  R中的入学仪式和大部分学校一样,漫长又无趣,台上桌前坐着一长串的校领导,轮流做着让人听了想打瞌睡的演讲。事实上,秋枫在听了十几分钟后,就已经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得快要睡着了。
  “下面请高年级学生代表上台发言。”
  “各位尊敬的校领导,亲爱的高一学弟学妹们,我是来自高二(2)班的青晨……”
  熟悉的声音传入秋枫的耳朵驱散了她的睡意,她猛地睁开眼去找声音的主人。
  台上站着的女同学束着棕黄色的头发,手持演讲稿表情庄重却不失亲切。秋枫揉了揉眼睛,再次确认了一遍 ,没错了,就是她先前帮助的那名同学。
  青晨?看来她不是个外国人嘛……
  在后面的几分钟里,秋枫仍不关注青晨的演讲内容,在她眼里那只不过是一篇长长的说教文罢了,换了谁读都一样。而她的眼睛却再没有闭上过,甚至略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希望和台上那人庄重的态度相配。秋枫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发言结束,她难得地伸出自己的手鼓了鼓掌。
  然而她那微弱的声音很快就被接下来如雷的掌声所吞没了,这次的掌声比先前校领导发言时的响了不少。周围的一群男同学似乎比她还要激动,目不转睛地盯住台上,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连屁股都快要在椅子上坐不住了。
  台上的人轻轻鞠了个躬,面朝所有学生笑了笑。秋枫感觉她们俩的眼神似乎在下一秒相撞了,于是,她也朝着前方露出微笑。可很快她就意识到了这个行为的愚蠢,连忙收起了笑容。
  在她为这个行为感到难堪时,青晨已经退场了。
  
  
  “啊,这个仪式也搞得太无聊了吧。”仪式结束后,秋枫的损友任希冀立刻在退场时捉住了她。
  “所以你找我仅仅是来抱怨的嘛?”他们在人流中走着。
  “当然不是!”任希冀有些激动地一把抓住秋枫的胳膊,“你看到那个上台发言的高二学姐了吗?如果你没睡觉的话应该是看到了吧?她简直是女神一般的存在啊!把我从‘梦魇’中拯救了出来,还精神了好久!”
  “这叫什么?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吗?”秋枫忍不住打趣他。
  任希冀白了她一眼:“我无法和你这个呆子交流。不过你倒是运气挺好的嘛,和女神在同一层。”
  和她的教室教室在同一层?秋枫脑中下意识地浮现出了那个女孩微笑时的面容。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拍拍任希冀的肩膀说我先走了后,就飞快地冲向教学楼。
  “搞什么嘛,花痴一下女同学就听不下去了吗……”
  
  
  秋枫踏上了早晨走过的楼梯,楼梯上此时还没有人,她不假思索地登上二楼,寻着班牌找到了高二(2)班。教室的前门开着,秋枫装作一个路人的样子慢慢地走过去,用眼睛的余光探进了教室。不出意料得,在前排发现了青晨,她正埋头坐着笔记。秋枫像是怕被人发现似的,在看到她后就立马加快步伐离开。
  秋枫跑回自己的班,回到位置上后,她开始审视自己先前种种不寻常的行径。为什么单单会留意这个女孩呢?
  或许是因为,这是秋枫人生第一次,得到来自陌生人温暖的微笑与关怀,就像是灿烂的阳光一样。当她感觉自己是被阳光所遗忘的时,这一次,也终于撒到了她的身上,带她走出了先前那块冰冷的地带。
  
  
  追逐阳光,是人的本能吧。
  秋枫这么想着,开始期待着与青晨的下一次相遇。

Chocolate and Milk(一)

        与大多数人不同,秋枫对自己即将开始的高中生活毫无期待。
  对于她来说,作为一个勉强算是二流的体育生进入当地最好的学校算不上什么光彩的事。至少她自己是这么想的。
  所以,她不期待自己能在高中取得多大的进步或做些足以让周围人另眼相看的事。只希望在未来不远处的新同学,不会和她的损友一样。
  是的,她的损友,和她一样同为体育生破格入校,却比她要大大咧咧多的一个男孩。秋枫总会感叹命运的变化无常,从小不善于和人打交道又不喜欢热闹的人,竟然会和这个男孩在初次集训中一拍即合。还将这段“孽缘”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我任希冀,要在R中打出一片天,让所有人敬仰,名留校史!”男孩眸子里闪着光,面对前面的教学楼喊了出来。
  “你想靠打架或者是噪声扰乱教学秩序名留校史之前,先想想阿姨是会先把你的腿打断还是用胶带封住你的嘴吧。”秋枫虽然已能下意识地屏蔽掉身旁人的噪声,却还是忍不住嘲讽几句。
  “你在说什么啊?我什么时候说要做那种事了。”任希冀的声音还是自觉低了几分,他扭头观察周围的人,之后又不解地朝秋枫问道,“喂,为什么他们一个个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么豪情万丈的话不够振奋人心吗难道?”
  噗嗤,秋枫没忍住笑了出来,她勾上自己损友的肩,带着先前的调笑语气答道:“他们大概是偷偷在为你拨120了吧,行了快走吧 ,等会医院真来人把你当精神病带走了。”
  两人开始在校园里奔跑起来。
     按照之前公布的分班表,任希冀在一楼而秋枫在二楼。他们在楼梯口做了个简短的告别,与其说是告别,不如说是任希冀对令人担忧的朋友的单方面提醒,什么希望她好好和人相处多帮助有难的同学,别随便开嘴炮之类的。秋枫表面上皱着眉满脸的不耐烦,却还是为朋友的关怀感到开心,“我真庆幸没有和你分到一个班,遭受你的噪音可比我的嘴炮可怕多了”这么说着,秋枫还是在最后对他笑了一下,才走上了楼梯。
  早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射进屋子,秋枫下意识得将手放在额前。这所学校为了显示出自己的气派,除了在校园里种满名贵的花卉和摆上许多名人雕像外,连窗子都要做得那么大吗。
  兀自抱怨着,突然听到许多纸张散落的声音,和一个女生的低呼。秋枫抬起头,看见一个束着金发穿着校服的同学站在二楼走廊上,一堆的类似稿件的东西从她手中滑落。她的金发散射太阳的光芒,让秋枫觉得先前的阳光更刺眼了些,因此她又无意识地皱了皱眉
  秋枫想起任希冀先前的所谓叮嘱,犹豫了一会,还是走上前去。女生在她走过来时就一直盯着秋枫看,秋枫觉得现在的处境有些尴尬。
  她认为面前的女孩应该是外国交流生之类的,这在R中这类好学校很常见。
  所以她开始搜肠刮肚地找着自己知道的为数不多的英文单词,然后将它们串成句子来表达自己想帮助女生的意图。
  以后的秋枫或许会想给现在的自己一拳,既然想要帮别人,直接把纸捡起来不就完事了吗?
  秋枫想了半天,开始后悔当初没认真学这门世界通用语,急急地说了句“I can help you”后,就立马蹲到地上低头去捡散落一地的纸张。
  她感觉到自己的脸快要烧红了,和先前无数次一样的难堪。